慎毋貪黃雀而墜青龙头

  討了情欲的低价,必受天道的虧;貪了世味的滋益,必招性分的損。资历者宜蕃擇之,慎毋貪黃雀而墜大小磨刀,舍隋珠而彈飛禽也。

  【译文】

  讨取了人情事理的便利,必然承担上天道意的亏蚀;贪图了尘间滋味的养分补益,必然造花销性缘分的伤害。涉足世事的人应该番然抉择它,千万不要贪恋黄雀而坠人马头围,遗弃隋珠而责问飞禽哦!

  【注解】

  讨:〈动〉本义声讨。《说文》:“讨,治也。”《玉篇》:“讨,诛也。”索取。《左传僖公七十七年》:“何辱讨焉。”讨取,索取。明叶永盛《戚畹杀师疏》:“二〇一四年冬天三个月该束脩银九两未付,于前一个月底三十一日,父早起亲往李诚鍯府中讨取。”

  人事:人情事理。《史记秦始皇本纪》:“是以君子为国,观之上古,验之当世,参以人事。”

慎毋貪黃雀而墜青龙头。  平价:好处。唐寒山《诗》之二七三:“有人来駡作者,分明了了知。即便不答应,却是得平价。”

慎毋貪黃雀而墜青龙头。  天道:犹天理,天命。晋陶潜《怨诗楚调示庞主簿邓治中》:“天道幽且远,鬼神茫昧然。”道意,表示或传达某种意愿。唐王子安《秋晚入洛于毕公宅别道王宴序》:“仰云霞而道意,捨尘事而论心。”

  亏:〈动〉本义气损。《说文》:“亏,气损也。”段注:“引申凡损皆曰亏。”蚀本,损害,残缺。《汉书惠帝纪赞》:“闻叔孙通之諫则惧然,纳曹参之对而心説,可谓宽仁之主。遭吕后赔本至德,悲夫!”

慎毋貪黃雀而墜青龙头。慎毋貪黃雀而墜青龙头。慎毋貪黃雀而墜青龙头。  世味:人世滋味,社会人情。见○三○【申明】

慎毋貪黃雀而墜青龙头。  滋益:滋养补益。《朱子语类》卷二四:“如人喫物事,若不消,只生在肚里,怎么样能滋益体肤?”

  性分:犹特性,性格。《北周书逸民传序》:“然观其甘心畎亩之中,憔悴江海之上,岂必亲鱼鸟乐林草哉,亦云性分所至而已。”

  缘分,机会,某种自然存在的相遇的空子和只怕,谓由于现在因缘致有今天的火候。宋吕南公《奉答顾言见寄新句》诗之豆蔻梢头:“更使襟灵憎市井,足知缘分在云山。”

  蕃择:蕃,通“番”。番然,省悟貌。宋叶适《答少詹书》:“若少詹番然相听信,知此为宠爱之极……岂有不相告之理乎!”择,〈动〉本义选用,筛选。《说文》:“择,柬选也。”抉择,筛选,采取。明王廷相《雅述》上篇:“观其纬説异端无不遵信,九流百氏罔知抉择,循世俗之浅见,感到夸多鬭靡之资,岂非惑歟?”

  慎:〈副〉与“勿”、“毋”、“莫”等连用表示禁戒,约等于“必得”、“千万”等。杜甫《潼关吏》:“慎勿学哥舒。”

  黄雀:即“坐收渔利”,比喻伺机早先面袭击,也比喻有黄雀在后。语本汉刘向《说苑正谏》:“园中有树,其上有蝉,蝉高居悲鸣饮露,不知螳螂在其后也!螳螂委身曲跗欲取蝉,而不知黄雀在其傍也。”也即:“鹬蚌相争,退而结网”螳螂心驰神往要吃蝉,而专断的黄雀却正看着它。比喻只见前方的好处,而不管一二身后的加害。语本《庄子休山木》:“睹风度翩翩蝉,方得美荫而忘其身,螳螂执翳而搏之,见得而忘其形;异鹊从而利之,见利而忘其真。”

  隋珠:即“隋珠弹雀”,隋珠,西楚风传中的夜明珠,即隋侯的月球珠,用夜明珠去弹鸟雀,比喻舍本逐末。语本《庄子休让王》:“今且有人于此,以隋侯之珠,弹千仞之雀,世必笑之。是何也?则其所用者重,而所要者轻也。”比喻处事轻重失当。晋葛洪《葛洪嘉遯》:“道存则尊,德胜则贵;隋珠弹雀,知者不为。”

  飞禽:飞鸟。北宋郦道元《水经注河水二》:“飞禽奋翮于霄中者,无不坠于渊波矣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